我姓齐天,名大圣。

我姓齐天名大圣

我姓齐天,名大圣。

1.
我姓孙,名悟空,佛祖封我为斗战胜佛。

2.
东天众神已与我僵持了三天三夜。
十万天兵、八百神通,却怎么也奈何不了又重新穿上了战甲,拿起金箍棒的斗战胜佛。
天上银甲耀目,地上十里横尸,八万天兵命殒于此。

3.
我站在山巅,一猴一佛,千神万仙,这场战争陷入了僵局。

4.
西边烧来了七彩祥云,金光耀过了闪电。
佛到了。
三界混沌之时况见此情此景,金光叱咤,独秀于混沌。当时如来只用了一掌,开天辟地,执管乾坤。从此神佛人魔,六道三界。

5.
天上战鼓再次传来,一击天,二击地,三击响彻八千万万丈之天际。
我听得出,藏在钟罄的蔑视,伴着金光凌人颤动,煞凶浩声,灌彻天地。
我看得见,漫天飘散的愤怒,乘着气浪狂呼奔彻,如龙似虎,遍彻云霄。
我闻得到,遍地弥漫的血腥,踏着烈风席地卷天,恶气冲冠,屠戮毙斩。

6.
那玉帝老儿手下的各路神通,终于等到了救兵,我看到他们眼睛里的蔑视在恐惧消散之余又泛滥起来。
好像对我说:猴子,你的死期到了。

7.
我想动一动手里的那根金棒,三天三夜的大战,全身的骨头接近僵硬,手握金棒,牢固的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不敢把手松开,怕我再拿不起那根陪我走南闯北、捅天破地的金棒。
那上边的兵器刀痕,每一处沟壑我都可以给你讲出一段故事,甚至是几条命。神针本是定海所用,到了我手里,却成了一件杀器。八年前从东海把它借来的时候,也是不甘如此神谕,像根废铁一样埋在海底。不如陪我一起去执管天地乾坤。
可惜人海不如水,神针治得了水洪,却止不住心洪。

8.
如来扫了一眼五岳沟壑,满山尸横,遍地断戈,质问:悟空,你已历尽艰险,修成正果,为何还不参透我泱泱佛心,在此与众仙开战,大开杀戒?
我颤了一下棒子,怒狠狠地吼了一声:
如来,你少骗我!
你说你佛心普照,天下多少苍生劳苦困顿,你们却躲在极乐世界!你说一心向佛会修成正果,可又有多少神佛为了一介功抵,勾心斗角残害生灵?还有那三界众生平等,玉帝老儿的命,能和一只妖比吗?!

9.
大风萧瑟,迷雾散尽。被飞沙掩盖的战场慢慢清晰,那一声怒吼,驱散了五岳山川的混沌,沙场、血场还有坟场,一览无余。
远处一条红色的丝带,凌乱在山间。末梢有一尸体,被敲破头的惨样,就伏在华山脚下,被叫做混天绫的,被他压在身下,狂风呼来,飘凌弥散,在黑压压的尸片中尤为醒目。
什么三头六臂,什么莲花童子,都是一棒子的事情。
我勾起了乾坤圈,朝李靖掷了过去,那孩儿脚下剩下的两个轮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算是报了东海老儿在宝德门的四五十片鳞甲之仇,我答应过老儿,好好留着神针,替他报仇,我做到了。
李靖紧握双拳,杀意充红了眼睛,他的宝塔已经被我劈碎,背后那片帅旗已经东倒西歪。只在列前,喘着粗气。
还有那捂着额头的杨戬,已经被肢解了三个半的四大天王,烧破了头的雷公……

10.
一年前仙众征讨火焰山,我想起了众天兵征战时无力反击,溃败的那些妖,如今河东河西。
一如众仙往之于妖,我今予之众仙:你们,都得死,死在我的棍子下。

11.
如来见状,摇了摇头。
悟空,你忘记你师傅和你的师弟们是如何执管心魔,修的正果的吗。如今你已位列仙班,归我佛位,却六欲未断,恶气难消。悟空,回头是岸。
我抬头,棒子和怒眉,都指向了如来,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我听见了骨头用力的声音。
那三年的取经路,最不愿回首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脑中一阵空白,我踉跄了几步,怒血昏头。

12.
三千佛众,我还是一眼就扫到了他们,师傅、八戒、沙僧还有小白龙。
我怪他们,为何如此无情,各自功德圆满,便不记过往,不念将来。
我怪自己,为何到最后落下的,逃不掉的,却是佛的释然。
你,唐玄奘!我跪你为师,护你漫漫长路。一路上你秉承佛心,我替你开了杀戒。
九九八十一难,一百零八妖。你双手佛陀,我却罪孽深重,我铁牛兄弟的孩儿都被你活活拖累死,至今我与兄弟隔。你拿菩萨来糊弄我,讲到我侄早归佛门,荒唐?!岂如山中大王自在?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知道,你手里看不见的血有多少吗!
这笔账,我要跟你算!
那圣僧还是那无数次的双手合十,般若端坐,给我念到:
三界无有别,唯是一心作。
我呸!
佛说无有别,唯一为心做!
我不懂你那佛法境界,但是你欠我的,必须给我还回来!统统地全部还回来!

13.
如今我发,金箍不在。
如今我衣,金锁凤冠。
如今我心,盛怒不安。
我唤了一声:捎废话,纳命来!
筋斗踏脚,右手拖棒,左手拨天。
我,要杀佛,杀那旃檀功德佛。

14.
气流飞溅,空气中还未消散的血气被冲到我的脸上,那抽骨动筋的,那滚烫的血液,这一切,只能舞棒杀人才能平复。
只见左右飞来两个黑影,我一闪身,镪,接了一耙一杖。
是八戒和……,不,现在应该叫净坛使者和金身罗汉了。
回力抽身,我挣了一下,三人凝在空中,那二佛,用如铜铃般坚定又黯淡的眼睛看着我,我背后袭来一丝凉意,直至发梢。
师弟……
我没有叫出声,或者说是没敢叫出声。眼前的是佛,不是我的师弟。
我一个失神,一耙飞上,我险些接下。
又一杖击下。
几个来回,边打边退。等我缓过神,我已经从天上被冲到了地上。

15.
老猪喜欢广寒宫里的仙子。
明月黑夜,老猪总会对我说:你看,我未来娘子在上边。每次我都调侃道:别扯了兄弟,就嫦娥,你追不到的,人家可是广寒宫仙子,天人,是不能跟你这只猪头妖怪在一起的。
那又如何,俺老猪就是喜欢她,你以为我是真的想去取经?跟那个和尚一起普度众生?笑话,什么都没有自己快活重要,等我一日成佛,那时候妖怪就能光明正大的爱仙人了吧。
我笑笑,你也就是一个俗,成佛都难。
沙头是个山大王。
我问沙头,你的头是怎么秃的?我问了好多次,未果。后来有天夜里,酒过三巡,他自己哭着叫出来一个名字,然后倒地不起,第二天却跟个没事人似的,挑着担,走在最后边,我问他,昨天那个名字,这次他狠狠瞪了我一眼,从此我也就没在问过。

16.
声声铿锵,恍惚间我差点忘记了我正命悬一线,那上宝沁金钯和降妖宝杖可都是一击毙命的大杀器,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或者老猪跟沙头已经死了吧。
我一个翻身退回来原地,不知为何胸口攒动几番,不自觉冷笑几下。
我笑老猪:猪刚鬣,你不是说你喜欢仙子吗?现在成佛了,你是喜欢吗?你的功德重要还是仙子重要?
我笑沙头:沙卷帘,你命中就是给那玉帝老儿陪侍的吗?一个名字你都不敢说出来?
我也笑我,我笑我命中该有此劫,我笑我运里总难逃。
又或许是我死了。

17.
我唤了一声如意。
金箍棒又多了几道沟壑,我闻到了它的血气,已经受不了我的控制,我知道,要开杀戒了。
眼前两尊佛像,威武如雄山,气势吞江河。
眼前两颗珍宝,光泽似明珠,琦玮像寥星。
地上刺出一记捅天黑棍,天上又一次划过一道黑影,一瞬间,从山巅到万丈天。
我迅速飞过那两佛尊,一股滚烫的液体飘洒到我脸颊,我以为那是头颅撒出的热血,可等那滴滚烫的液体流到嘴角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是泪。

18.
那八部天龙也化了原型,盘旋在莲花宝座,旃檀功德佛叫了一声,啊弥陀佛。如来终于睁开了眼睛,望着地上又多的两具尸体,凝眉。
最后我还是等来了,如来的那一掌。
原来,我抵得上三界乾坤。
如来双手合十,众佛皆合十。
如来五指起到了眉梢。我见半天中耀起了金光,刺我双眼;后烧起了真火,漫布天际,烫过太阳;依稀间我目到了那被烧黑的轮阔,比天还大的手掌。
如来轻拂了前臂,天掌冒起了白烟,空气被蒸干,空中气流摩擦处传来破天尖声,震我双耳;穿云裂石,沸反盈天。
佛手下坠,金光越来越刺,声音越来越尖,天地只剩下了金红黑,还有滚烫。
我看不见,
也听不见,
皮毛早已被烧穿,
却还在飞向那五指一掌。

19.
天边传来一声狗吠,哮天犬奔回到二郎神的身边。哪吒又变出了三头六臂,李靖的宝塔耀在手掌……
东天众神归位,嘻嘻哈哈笑了起来。西天满佛襟坐颂起佛经,吟声跟笑声散了满天地。
原来神佛不死,
原来可以改了生死簿去换一条狗的命,
原来我,
只是做了一个梦。

20.
就是在刚才,
有一只泼猴,
身穿黄金锁子甲,
头戴凤翅紫金冠,
脚瞪藕丝云步履,
手握如意金箍棒,
飞向了天际,
叫了一声:

吾姓齐天,
吾名大圣!

那一叫声,是万丈豪情一道光,照破了天上雷与鸣,叫灭了那般若佛掌。

那泼猴一声,将我惊醒。

可我怪这梦醒太晚,如今已是五百年后。我姓孙,名悟空,佛祖封我为斗战胜佛。那个齐天大圣,在我20岁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


我、酒、诗、血、歌、狗、少年、故事、自由、纯粹、勇敢、成长、梦想、远方、抑郁、挣扎、失去、放弃、危险、阶级、无奈、孤独


月溅星河 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 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 肝肠寸断
幻世当空 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 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 心有魔债
叫一声佛祖 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 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真假界
尘缘聚散不分明
难断
我要 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 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 还是氐惆
金箍当头 欲说还休
我要 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 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灵霄 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 终究难逃
这一棒 叫你灰飞烟灭

文章作者: HibisciDai
文章链接: http://hibiscidai.com/2017/05/19/2017-5-19-我姓齐天名大圣/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HibisciDai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